那些似是而非的寓言

很多寓言故事都是如此,刚听上去的时候似乎很有道理,但再仔细推敲下去似乎又并不是这么一回事。

木桶原理

木桶原理的核心内容为:一只木桶盛水的多少,并不取决于桶壁上最高的那块木块,而恰恰取决于桶壁上最短的那块。

木桶理论即形象又生动,似乎无懈可击。但木桶理论的前提是建立在“木桶是用来盛水”的这个前提下。或许用这个木桶来盛水本来就是个错误。如果这个木桶是用来挑石块,那这块短板或许就变的无关紧要了。

有时候认清自己的优势,了解如何将自己的价值最大化要远比盲目的取长补短要强的多。

葡萄理论

《围城》中谈到:“天下只有两种人。譬如一串葡萄到手,一种人挑最好的先吃,另一种人把最好的留在最后吃。照例第一种人应该乐观,因为他吃的每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;第二种人应该悲观,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坏的。不过事实上适得其反,缘故是第二种人还有希望,第一种人只有回忆。”

其实让我说,这和吃葡萄的先后顺序没多少关系,悲观者看到的永远都是悲观,乐观者看到的永远都是乐观。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