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岁月的痕迹

我的博客史

前些天看了下自己的博客,本博客第一篇博客的发布日期是2005-08-05。

一不小心已经近7年了。

这个博客最早托管在微软的msn space。msn space使用体验非常糟糕,而且访问速度也不怎么样。终于有天不堪受虐,买了个虚拟主机自己托管,博客程序也切换到wordpress。有朋友说我在博客中流露了太多心情,所以在迁移的过程中删除了不少生活相关的博客。

在这个博客前,还曾在天涯写过博客。博客的更新日期为2005-1-5~2007-11-8。这是一个介于微博和博客之间的博客,一个纯粹关于心情的博客。里面写有我的困惑与纠结,写满了我关于青春的记忆了,写着类似“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”的词句。博客的创建日期是2005-1-5,不过里面的不少文字写在2004。当时在天涯的一个分版中开了一篇帖子用来写心情。后来在开头天涯博客后将其中的内容转到博客。帖子的发表日期在2004-8-1

再往前追溯就是我的个人主页了。在学校时有写一些小软件,为自己的软件做了个网站。在每次软件发布的时候都要写个简单的发布日志。从现在的角度看,那些所谓的发布日志倒更接近微博或博客。在2002年左右网上有着非常多的免费个人主页空间,我的个人主页用的就是免费资源。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灭,互联网上的免费资源也都消失殆尽。花了¥100买了个静态主页空间,将个人主页迁了过去。此后因为没有续费,空间关了,再加上后来的硬盘灾难,数据应当是彻底的找不回了。

黄山.纪念

我喜欢爬山,喜欢一个人爬山的感觉,在爬山的过程中试探着自己身体的极限。

山是神秘的,你不知道密林的背后有什么,想象着山的背后是什么。我总相信在下一个路口能看到别样的风景。在山顶远眺,犹如局外人一样俯瞰这平日生活的俗世。

自从到了杭州后,每年都有去一次黄山,今年已经是第五次了。也不是对黄山有什么特别的感情,只是一路看过来,杭州周边实在没有什么比黄山更值得去的地方了。

和相爱的人一起旅行本是一件幸福的事,却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事搞的有些心不在焉,黄山的奇秀开始变的普通。忽然间对黄山已经有些厌倦了,除特别的原因外,至少在最近几年我是不会再去黄山了。

下次可能会去泰山。虽然对泰山无感,虽然泰山有些远,虽然泰山有些矮(黄山海拔18xx,泰山海拔15xx)。

DSC_0119

在狮子峰北一座平顶的山峰上,有一巧石,如猴蹲坐,静观云海起伏,人称“猴子观海”。有诗曰: 猴子观海“灵猴观海不知年,万顷红云镶碧天。坐看人间兴废事,几经沧海变桑田。”(感觉这诗烂了点)当云雾消散后,石猴又如在远眺太平县境(即今黄山市所属黄山区)的绿野平畴,故亦名“猴子望太平”。

mapHS

2012,新年期望

没心情干什么正事,又不想太过无聊,于是只好写日志了。

2011年是忙碌的一年,前半年忙到把不少负面情绪都带到了工作中,到下半年才开始逐渐好转。2011年不算糟,却也不能让自己满意。或许是自己有些太过急功近利,有着太多的期望。

对2012的期望很简单, “少写些代码”。

这里的“少写些代码”和写代码写多少并无多少实际关系。我希望在这一年中,除coding外能多接触、多做些“有趣”的事。

人们很容易将“善于做的事 ” 同“喜欢做的事”混到一起,以为自己擅长的就是自己喜欢的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我认为自己喜欢的是编程,并以成为构架师为目标。在去年我开始了解到,我真正的兴趣和技术并无太大关系,我感兴趣的是如何做出让广大用户欢迎的软件产品。就如@Livid说的一样,技术只是做出优秀产品的因素之一,而且并不是唯一(忘了原话是怎么说的)。我业余时间写的那些小东西(虽不够成功)也多出于问题的解决而非技术的探索。

心怀希望,直面世间的无奈。

东日

有时候喜欢看些技术人员写的非技术方面的博客。看和自己一样的普通人,怀揣着梦想,徘徊与理想与现实之间,慢慢的学会长大。

东日是一个共享软件工作室的名字。与其说是工作室,倒不如说是个小的软件作坊更为贴切。据我所知,这个工作室总共只有两人,一个美工一位开发。

这是一个我比较欣赏的软件工作室,他们的作品都有很高的素质。nicrosoft还出了本《Delphi高手突破》,虽然书名中的“高手”二字很容易让人不齿,但这确实是本好书。

随着互联网的崛起,传统的桌面应用的市场逐渐衰退。所谓形势比人强。如今,当年做Delphi组件的公司基本都已关门。至于Delphi,在久经折腾后Borland终于将这个烫手山芋出手,卖给了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公司。

不知如今的东日怎么样了。

通过搜索引擎找到nicrosoft的博客。迷茫的2009,2010重新出发。喜欢nicrosoft的生活态度,简单纯粹,亦可与时俱进。

我是秋天的一棵树

我算是挺晚才接触流行音乐的了,虽也算经历过张雨生的时代听过张雨生的歌,却始终对张雨生没有太多的印象。

最近听了一些张雨生的歌,然后去查了下张雨生的资料。

张雨生的高音可以高到让人难以置信的程度,林志炫在张雨生面前即使用上假声依旧败北,而且是惨败。

张雨生的高音固然值得铭记,但真正值得铭记的是歌曲本身。他明白一首好歌并不在于音要彪多高(对比海豚公主、海豚王子们),重要的是要能打动人。

很喜欢他的那首《我是秋天的一棵树》。淡淡的低鸣浅唱,守护着心中的那份宁静。

我的wiki开放了

wiki地址:http://vik.haoluobo.com/
    本来计划先将wiki的内容整理完再部署到服务器上,可是因为一些以外,wiki整理的速度变慢了很多。于是就先将已经整理的部分部署上去。部署wiki的时候顺便也将“老照片”和“国学阅读网”不能访问的问题给修复了。由于bluehost的调整,网站已经挂了好些天了,只是一直都懒得去整。
    最近真是多事之秋。汶川的大地震近年来少有的大灾难,而我也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伤害,肉体上的伤害。新买了自行车没多久就将我摔了。虽然没有啥大伤害,可是身上有多处擦伤。而且现在“年纪一大把”,伤口恢复的速度远比不上从前。
    受了伤,一面有些郁闷,一面也会有些胡思乱想。按说每次以外都是小概率事件,是N多细节的累加。如果我当初决定走另外一条路,如果我决定早点回去了,甚至路上多一个坑。很可能我就不会被那个倒霉的缝被绊倒了。只是,如果就是没有如果。不管怎么样,这件事已经发生了,这已经成了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。再说来,通常人们说的如果都是好的方面。谁知道如果真的如果了,又是否会和《蝴蝶效应》中的故事一样。
    也许这次的意外也会有些好处了。因为我还有机会回头,在一定程度上说可以回头的意外都不算太糟糕。
    受伤后为了能早点恢复,我的生活习惯已经好了不少了。以前经常有事没事的熬夜,现在时间差不多就睡了。早上通常匆匆忙忙的随便吃点东西,就去公司。现在也会早点起床,到公司后慢慢的吃早餐。会注意营养多吃鸡蛋。因为忌口,我放过了美味的鸡翅而选择番茄炒蛋:(。
    伤口在基本愈合后应当还会有个调养期。为了不留下太明显的痕迹,我想我应当会去做些运动。
    如果这次的伤害没有留下啥太严重的后果,而我能借次机会培养一个健康的生活习惯,那还是不错的。但现在,确实很郁闷,每天都在想啥时候能快点好:(。

老鼠火星历险记

    今天在豆瓣的首页上,无意中看到了这张PP。虽无太多的记忆,但我却清楚的记得我看过这个动画片。一只傻傻的老鼠,他在那里做什么? 
    莫名的有些感伤。似水流年。有些东西不断的远去,远得只剩下符号,印在回忆里。这只老鼠,也似乎也成了记忆里的那个符号,成了曾经的过往。
    又想起 了另一个动画片,《等着瞧》。兔子/大灰狼版的猫和老鼠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有看过这么一部动画片。